忍者ブログ
Admin*Write*Comment
月面浮遊
[117]  [116]  [115]  [114]  [113]  [112]  [111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








【Ⅱ】


 


  中午過後,喬魯諾在溫室待了一會兒,撥開鬆鬆的泥塊,灑下種子,再覆蓋起來,土裏頭有肥厚蠕動的蟲,把他的手背沾得濕濕亮亮,喬魯諾喜歡碰觸牠們,植物和動物,讓他自然而然地感到開心,而後,他抬起眼,看見頭頂上灰色的天空還很亮。


  他坐在門邊,茶剛送上來,他暫且把手上的東西擱在一旁,一整疊厚厚的書本放在他的腳邊,他狀似有點漫不經心,拿起放在最上面的一本,熟練地翻開書皮,接著,小心翼翼地,抽出幾張經年破損,泛黃的紙。


  這時一陣微風吹過草坪,把鬆開的頭髮撥到耳後,喬魯諾繼續唸道:


  『請別停下,再聽我訴說,保持耐心,像個稱職的母親對待幼子那樣。


  今天,在早晨的禮拜堂,太陽還沒照射進來,濕氣已經開始變熱,一如往常,我在祈禱,對著木雕的聖人像,我默默思念著最後一道音節,這時──啊,是的,總是就在這時,從來分毫不差的,那聲響,如荒地的號角響起,只為了引我睜開眼,我也確實照著做了,一團烏黑的物體敲中了教堂的彩色玻璃窗。』


  『已經連續第七天了。』


  『我站直身,起來時感到頭暈目眩,推開大門,我緩慢地走,就像昨天一樣,走向那個不斷痙攣的,匍匐在泥地上的、飽受痛苦的──啊,每當這個時候,我都不禁要抬頭,看天空、看雲彩,令人感傷,而景色仍然如此美──宛如天堂。』


  忽地,喬魯諾想起了一條蟲鳥不鳴,通往一個廢棄地方的小路,沒來由地,他感覺彷彿就身處在那兒。


  書頁上寫著:


  『我又開始暈眩了。螺旋梯、獨角仙、廢墟街道。我看著地上的白色信鴿,翅膀的骨頭大概碎了,我想,這就是個徵兆,世界開始改變!


  空氣充滿不尋常的引力,讓牠飛向一個證明真相的軌道,然而,牠還想掙扎、抗拒命運,不,別破壞這剛成形的完美圓圈,……無花果塔……獨角仙……苦傷道……。我的手指壓在跳動的脈搏上,牠醒了,劇烈地呼吸,但不需要太久,接著我又看向天空,現在,地上只有一隻死鳥。


  ……獨角仙……特異點……喬托……天使……。


  這些字詞排列的韻調也都是你教給我的,有安定心神的作用。』


  他猛然抽回手,讀到這裡,像是紙上那些鉛印的字跡會燙痛皮膚,他的指尖無法再撫摸著它們探求下去,左邊胸口下的震悸更加急促快速──他知道,接下來進入結尾的詞彙是繡球花、獨角仙、特異點,和秘密皇帝,他知道的很多,再熟悉不過了。


  喬魯諾閉上雙眼,默默念著,獨角仙這個字重覆了四次,剛好是一個完整的循環,他在心底重新復頌了幾遍,同樣有令他沉靜的作用。


  但他以為,一直以來那只屬於家族之間,排列十四個密語。


  那是爸爸唱給他的搖籃曲。


  冬日黯淡,隔著裝上細長鐵欄的玻璃窗,光線的形狀像斜斜的天梯,他站起身眺望窗外的時候,紙張遍落一地,只餘一小片段還留在他的手中。


  『當然、啊,當然,惡魔的臉龐就藏在陰影裡,但我能保有信念。』


  『在這裡,儘管非常羞愧,我必須坦承,請原諒我,當時的我還不能完全理解你說的話語,所以錯失了一些時光,但是,如果還有再一次的機會……必須有!我會找出打開大門的鑰匙,下一個新的世界就是我們的孩子,只有我和你同在!相互信賴、共存,如此美麗的守則……。』


  『就像你說過的,我們是,朋友──不正該是如此嗎?』


  喬魯諾突然很想家,自己也覺得可笑,他明明身在庭園,陳舊的大宅邸在草坪的另外一端,距離不過如此而已,但是獨自一人,在陰鬱的溫室裡,讀著一份遺物般的書稿,他止不住去回想昨日,在屋裡晃曳不定的燭光下,時而深濃時而輕柔的陰影,就連冰冷的空氣和塵埃也讓他懷念不已。


  黑暗又真正令他不安的地方只有一個。


  他曾經困在森林裡,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?喬魯諾記不太清楚,他走在一條彎曲的小路上,佈滿尖碎石子,他重重地跌在地上,一根突然間掉落的枯樹枝,令他受傷流出血來。


  穿過林蔭,通往一間被杉木圍繞,廢棄的舊教堂,喬魯諾對那個石造的門廊還有印象,因為長久雨淋,大門的橫擋木浮腫變形,他必須橫著身體,才能擠進半扇門口。


  室內的窗戶密不透風,他覺得這裡很安靜,他走近祭壇,一陣古怪的感覺爬上背脊,額際的血管突地抽動,同時又像一條拉緊的弦,貫穿他體內所有不和諧的頻率,他很快便察覺引發這份喧囂的原因──


  抬起眼,喬魯諾看見空無一物。


  在牆中央,只留下一個泛白的痕跡,在那曾經掛上過十字架。


  『是我的愛驅策著你們。』


  他在禮拜堂某張桌子的抽屜裡發現了一份書稿,封皮的縫線脫落,而扉頁上有著那麼一行手寫字。他把散頁的紙張仔細折疊,放進衣服的暗袋,帶了回家。


  裡頭有一個章節這麼寫下──不久前,一個女人死了兒子,是猩紅熱,頭幾天她仍然會在傍晚的時候過來,匆匆祈禱,說著如果上天能救活孩子,我將不再埋怨人生……。生命如此脆弱,又殘酷,我聽過太多向神說的話語,她的孩子我也見過,上學了有一段時間的男孩,但連最簡單的算數都不能完成……愚笨的孩子才顯得可愛,無論他選擇愛我,像挑起一塊喜歡的麵包那樣。


  或者,憎恨我。


  喬魯諾知道,有些人厭惡他,不需要什麼深刻的理由,有時只是因為他乾淨的金髮、談吐,習於觀察的雙眼,他多少有些優秀天賦,如果說完全不感到一點傲然,那就會是更加虛假的謊話。


  抿起唇,喬魯諾揚起手中的篇章。


  從最後一節開始,描述的口吻變得相當凌亂,字句震顫的聲音在耳邊說:我會開啟天堂,獻給你!……我能只看著那個永遠迷人的你,但為什麼?你的眼神不再停留更久,我們像是素昧平生;在夜裡,我越來越難入睡,時間感覺太漫長,我的頭像是枕在粗糙的石塊上,濕冷的床單燒灼著我的背;在夢中,我看透了,我的預感靈驗,替我造出了一個顯而易見的樣貌……。


  ……他、是他!我早該知道,不,我的內心早已明白,只是寧可遮蔽著雙眼,神的孩子啊,既然你被賜給了世人,你就該流血!……開開恩吧,我的朋友。……事實從來沒有改變,別質疑,我會像愛著神一樣愛你。


  然而,即使如此,我、


  一張紙發出昆蟲振翅般的輕響,從喬魯諾的腿上滑落,打斷了他的思緒。


  如果可以,他還想繼續讀下去,但天不從人願,剩餘的部分連同署名,因為蠹蟲吃食而缺損,日期也抹滅難辨了。


  那天的情景恍如昨日,而後,喬魯諾在寂寥的教會長椅之間,一直待到爸爸來找他的時刻,在黑暗裡,對著曾經存在過這個地方的十字架和聖像,吁出嘴裡冰冷的氣息。


  那是為了紀念一個朋友。


  這句話是對著喬魯諾說的,因為他十分專注地,看著那空蕩蕩的痕跡,良久良久。


   一起回家的時候,顯然是不經意,又極為自然地,喬魯諾聽見身旁的男人哼出熟悉的曲調,走在黑夜裡的林間小徑上,當喬魯諾回過頭去,他確實看見了──那十四個神祕的字詞,像床邊故事裡指引道路的白色石子,在地上閃閃發亮。




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メール
URL
コメント
文字色
パスワード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secret
  • ABOUT
JOJO的奇妙冒險 二次創作BLOG 含女性向內容,敬請留意
  • カレンダー
07 2017/08 09
S M T W T F S
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
  • プロフィール
HN:
七緒Mio
性別:
女性
自己紹介:
我掉坑啦,JOJO!

1部 § 喬納迪奧
3部 § 白金承、花承花
4部 § 仗助露伴根本天使
5部 § 米斯喬魯

還有無駄親子、無駄親子和無駄親子。
  • ブログ内検索
  • カウンター
Copyright © 月面浮遊 All Rights Reserved.*Powered by NinjaBlog
Graphics By R-C free web graphics*material by 工房たま素材館*Template by Kaie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