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Admin*Write*Comment
月面浮遊
[117]  [116]  [115]  [114]  [113]  [112]  [111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






【Ⅰ】之一


  大宅邸裡的光線並不充足,從喬魯諾有記憶以來,寂靜莊園裡的每扇窗戶緊閉,覆蓋一層厚重的黑天鵝絨布簾,即使白天也得點上蠟燭,位在主屋東側的二樓,是他的睡房和兒時的遊戲室,在他開始上學的第一天,搬進了紅木書櫃和寫字桌,兼做溫習功課的小地方,除此之外,就是些閒置不用的空房間,門扉沿途排開,他會隨時帶上燭台,舉步走進漆黑的長廊。


  他依稀記得,四歲時學算術,就是在這條走廊上,慢慢數過一扇又一扇造型詭異優雅的門板,幼時總覺得走道特別漫長,像戰時避難的地下隧道,空氣寂靜,前端隱沒在看不見的盡頭,幼弱的他膽怯,青白色的小手掌不由得揪緊了身旁家僕的衣角,瑟瑟發抖。


  最後來到轉角,擺放著一座發條式的骨董時鐘,兀自晃動的黃銅鐘擺低低作響,原來每天劃破日夜的清脆聲響便是從這裡發出,清晨六點和午夜十二點鐘各敲響一次。


  那時,體型高大的僕役一直隨侍在他身側,見他瑟縮起肩膀,那名皮膚黝黑的異國男子領著他,指向大鐘盤面上的指針,緩聲地說。


  ──不行,小少爺,還不行哪,您看,還沒到主人起來的時間,請再忍耐一下,小的實在深感抱歉……。


  當他再長大一點,記憶中長無止境的走廊變得狹窄許多,他方才察覺,如果在那個放著大座鐘的角落不轉過去,繼續往前的話,他可以直接來到西側的書庫、起居間和屋子裡最為偌大的寢室。


為了宅邸真正的家主所設的隱私空間。


  不久,他也發現幾乎在每個轉角的地方,都放著一座機械發條鐘、石英鐘,或掛鏡般的圓形壁鐘,若在走廊中間頓下腳步,不時可以聽見分秒細小的走動聲,但遠離屋子東側之後,看見時鐘的次數明顯地減少──離他的房間越遠,時刻的聲響便越來越隱晦難辨。


  偶爾,在某處蒙蓋大量灰塵的角落,他會找著一個靜止不動的老舊時鐘,他在發條上抹油、甚至撬開刻度盤面,用手指撥弄裡頭的金屬軸片,仍是徒勞,只好把它原封不動地留在陰暗的影子裡。


  對於西側這些緊密深鎖的寬敞房間,他曾經整個白天把耳朵貼著門板,想聽看看說不定有人正在履步行走,或者剛睡下發出嘶嘶的呼吸聲,他滿心期待,他要大力敲門然後馬上逃開,說不上來是為著什麼,竟感到有種做了惡作劇卻想被抓到的奇妙快樂。


  然而,他一次也沒被逮到,更正確地說,應該是他從未發現過任何人,除了他自己──也聽不見房裡有其他鐘錶的滴答聲響,彷彿這些物品從來沒有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過,喬魯諾想著。


  冰冷的長廊、沒有活動聲息的空蕩房間,全部,只屬於爸爸。


 



【Ⅰ】之二


  他遲到了。


  長桌上的銀色托盤散發黯淡的光,燭火微弱得像小鳥的心臟顫動,喬魯諾把手伸向雙眼前面,黑暗覆蓋著他的一部分,一整塊黑天鵝絨掩蓋著窗,遮蔽早晨的日光,他有如盲人探摸著取來沉甸甸的方糖罐,和小茶匙。


  他已經不會再弄錯它們的位置,並且足夠安靜地使用刀叉。


  但今天他遲到好幾分鐘,他知道,宅邸角落每一座鐘時時都在警醒他,也因為他遲了,從虛掩的紅木門扇後方,細細閃爍的冰冷精光,比起平常更加尖銳,來自一對眈視的眼,那令喬魯諾想起了一件往事:


  在通往餐廳的長廊上,有一整面牆是大片的落地窗。


  他去上學,第一次出門,遠比想像中的有趣得多,到處都是人的聲音,說話聲,笑聲,打鈴了,中午放學了,最後他仍然獨自一人走路回家──他拒絕了一個女孩,不記得她的名字,只有印象那天是祝賀她誕生的日子──那些宴會桌,撐起圓傘放在室外,微風讓暖和的白色桌巾輕輕晃動。


  一場生日會,在太陽底下,青草坪濕潤發亮。


  他慢慢踱步,沿路走回家,名為寂靜的莊園,只要看見那一排雕飾剝落的白鐵柵欄,眼前馬上浮現年久失修的門徑,石板的縫隙間冒出雜草,蟲屍掉落,他把拾撿得到的乾枯羽翅放進口袋。黑甲蟲一動也不動。


  無人知曉他回到家了。


  他從圍牆內側的小門進來,特地繞了條較遠的彎路,幾乎快到森林的入口,他悄悄拉開半毀壞的鎖栓,像細沙、像兒童的幽靈,一溜煙進了宅邸。


  突然之間,男孩擁有了一個寶貴的機會,現在,沒有人老是跟在他的背後,盯著他吃飯、換衣服,在長長的走廊上不小心分神的時候,告誡他不能逗留,不能奔跑,甚至淘氣地大笑──肯聽話的才是乖男孩。


  他抬高腳跟,越走越快,飛奔起來,家裡四處都是走道,或長或窄,也有樓梯不通往任何一個出入口,他前進、後退,轉向、旋轉,彷彿從來不曾認識過那些陰暗的角落,整個家、整座宅邸是巨大的迷宮遊樂場,他想笑,停不下來,接著翻身跌倒在毛皮地毯上,臉頰沾到塵埃弄髒鼻頭。


  還沒有人真正現身,對了,替他等門的家僕叫做泰倫斯,他有提過嗎?偶爾,在照料他的空檔,那名叫泰倫斯‧T‧達比的異國男子說起軼事、賭徒哥哥,然後還有……。


  男孩也感覺到自己變得饒舌又衝動,在通往餐廳的走廊上,他使勁推開了那一扇玻璃厚重的落地窗。


  那是有生以來。


  十字型的窗格在地面投下巨大完整的形狀,亮光的缺口宛如流出洪水,令他看不清自己被吞沒的輪廓,全都消失了,只有眼瞼內側一層薄薄的皮膚,清楚地浮現葉脈狀的血管──就在一顆雪白的金星襯托之下。


  在忠切的家僕聽聞喧騷之前,他已經打開下一道奔流泉湧的閘口,他的眼睛很快適應白天的亮光,宅邸裡有許多拱型窗、花窗、室內溫室的氣窗,他不斷拉開低垂的黑布簾,泰倫斯匆匆舉足趕來,但仍不及觸摸到一絲金髮落在瘦小的肩膀,吸飽了令人懷念的蓬鬆溫熱。


  犯錯的男孩得到懲罰。


  那時候,他看見泰倫斯蹙緊眉頭,男孩眨了下眼,下一秒被拖進腳下那塊消融一半的陰影裡:厚重的遮光窗簾稍稍敞開,男孩仍想扯脫它,徹徹底底──雖然年幼,但他沒有因為痛就大喊大叫,只是不得不鬆開握緊的拳頭,某種感受不到生命脈動的物體扼住他的脖頸,一隻僵硬的,如蠟慘白的手。


  明亮的陽光離他越來越遠。


  他沒有嚶嚶哭訴。


  七歲的他在黑暗中轉頭,看見一對眼睛,隨時像是深深苛責他似的不定閃爍,直到現在──快要滿十五歲的他,仍然在半掩的門扇,在陰影裡,捕捉到瓦尼拉‧艾斯。那蒼白毫無血色,身著喪服的威壓侍者,斜睨著他,因為他在早餐的時候遲來了,缺乏教養,老宅邸不再敞開門窗。


  當瓦尼拉放下處罰鞭,泰倫斯來迎接渺小蜷縮的他。


  而他很快就能見到爸爸。


 


【Ⅰ】之終


  喬魯諾已經習慣在陰暗的影子裡生活,如果他有什麼額外的需要,只要輕輕喚一聲,不久老練的家僕就會悄然出現,在早晨的餐桌上,枝型燭台點燃六根雪白的蠟燭,泰倫斯送他到走廊盡頭,而後沉默地退下,門板向來是虛掩的,瞇起眼,往隙縫裡迅速瞟了一眼,寬大的皮革椅背遮掩視線。


  拿起餐巾,他暗暗擦拭沾到蛋汁的手指,湯匙碰撞盤皿的聲音止歇了,起初,他還沒多加留心,在昏暗搖曳的火光之下,另一種傲慢、清脆、略顯不耐的細響,從他坐定在自己的椅子上開始,便有意無意地輕敲節奏──早晨的問候可以換一個吻。他沒有忘記。


  遲疑了片刻,喬魯諾緩緩抬起眼,蠟燭的火光細長,陰影更深廣,突來的笑聲喚起他,而那一雙手,形狀完好、銳利的指尖停止敲桌,改成畫起圓圈,顯然百無聊賴,但他一直都是那對眼中絕佳的觀賞物,聽聽,從長桌的對側傳來了,若有若無又玩味地,喚他:「初流乃。」


  喬魯諾感覺自己的嘴唇在黑暗中蠕動了幾下。


  他也不確定自己說了什麼,甚至,或許他什麼也沒說,只是保持沉默,沒有洩漏半點聲音。他並不想那麼做。


  他抬起雙眼,然後看著他的父親。


  對面桌上只擺著一個暗沉的水晶酒杯。


  早餐的肉湯太甜了。很不幸的,蛋也是,他盤子裡堆起的鬆糕小山感覺從未減少,若是從前,他還會很努力地動刀用叉,把它們吃光,當作獲得讚賞的勳章任務,他時常想,家裡是不是在豢養著某種十分巨大的東西,優雅飢餓的怪物,儲藏庫裡的麵包和燻肉足以餵飽一整支軍隊。


  爸爸的眼睛也正看著他,細緻尖銳,彷彿沒有轉瞬離開過他。


  初流乃是他擁有的一個秘密的名字,只有在兩人獨處的時候,幾乎讓他快要相信,當那道東洋音節被輕輕喚出,言語便帶有靈力,讓他無法抗拒,只能應答和允諾。


  ──初流乃,你這個貪睡的孩子,好像天塌下來也不會醒,我讓人從溫室裡摘了一些玫瑰,呵,別心急,我已經放在你的床上,夜晚的時間感覺漫長,下一刻居然已經快要天亮了,你喜歡紅玫瑰,對吧


  是的,爸爸。


  ──昨晚的月亮美麗極了,真難得,還記得森林湖畔的木造跳水台嗎?對,去年夏天搭起來的那座,夜裡適合散步,下回你也一起來。


  是的,爸爸。


  ──所以說,初流乃,聽好了,比起一些天堂啦、籠統的教義,還不如好好餵飽自己的兒子,實際上可以用手摸到的東西令人感到安心,不是嗎。


  是的,爸爸……。


  喬魯諾定定看著,看那只酒杯緩緩挪動,輕晃幾下舉到嘴邊,啜一口,沒有立刻嚥下,鮮紅的液體沾唇,微微發亮。


  感覺到他的視線,那處便勾起一道異常彎曲的弧度──爸爸向來吃得很少,反倒是喜歡看他吃得多,看他把營養的肉脂切成碎塊,一點點送到嘴邊,融化在血裡──如此一來,爸爸會高揚起嘴角,瞳孔拉成一條細縫,對他微笑,隱約從喉嚨發出模糊的低吟。


  喬魯諾認為,那模樣的爸爸在世上已無字詞可以形容。


  他不禁想得分神了,所以並未留意到對方已經不再注視他,一瞬之間,陰影裡浮現青白的側臉,彷彿時間靜止,冰冷的雙眼望向另外一方,這時餐廳入口的門板悄然滑動了一下,很快,喬魯諾甚至還沒意識到,一只銀色托盤已送上桌。


  揭開盅蓋,他該喚作父親的男人撇撇唇,接起了琺瑯質柄的話筒,開始低低探問,復古老式電話遠在數條長廊之外響起,在忠僕牽著線路現身前,更早了一步察覺──宛如俊美雕像的男子笑了,漫不經心地結束聯繫,接著把臉轉回喬魯諾身上,「下大雪了,今天你不去學校,初流乃──」愉悅的語調如歌唱持續下去,多好的日子!下午出門去吧,上街去,給你添購東西,黑色絲絨和白色的水兵服,你該誇耀!


  「好的,爸爸,」喬魯諾突然想起了昨天,他在大門前的台階上撿到一隻蛾,放進了口袋裡。他喃喃地說:「我愛你。」


在吃早餐之前,在走廊上,從他身上掙飛而出,瘋狂振翅,他便迅速開了窗讓它離去。








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メール
URL
コメント
文字色
パスワード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secret
  • ABOUT
JOJO的奇妙冒險 二次創作BLOG 含女性向內容,敬請留意
  • カレンダー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  • プロフィール
HN:
七緒Mio
性別:
女性
自己紹介:
我掉坑啦,JOJO!

1部 § 喬納迪奧
3部 § 白金承、花承花
4部 § 仗助露伴根本天使
5部 § 米斯喬魯

還有無駄親子、無駄親子和無駄親子。
  • ブログ内検索
  • カウンター
Copyright © 月面浮遊 All Rights Reserved.*Powered by NinjaBlog
Graphics By R-C free web graphics*material by 工房たま素材館*Template by Kaie
忍者ブログ [PR]